《寻雀记》02

磨磨唧唧地赶了出来,希望还能看吧x剧情很迷,不喜欢的朋友请别打我。

法语是我百度翻译上找的,错了请假装没有看见

02

“嘿,小忍者。”

眼前依旧是漆黑一片,源氏只能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。他感受到周身环绕着的,阴冷的空气,于是他想蜷缩起身子,却仿佛被什么禁锢住了行动一样。

“你一定有很多问题想问,噢,别心急。”女人的声音继续说道,“我们会让你明白一切的,而你,什么都不用担心。”

话音落下,源氏的眼前也清晰起来,他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巨大的治疗舱中,但不同的是这次他的手腕被几个干扰装置扣住了,深知这几个小玩意的威力,源氏索性不再浪费力气挣扎,他向舱外望去。

“黑百合?”他显得有些吃惊,也...

 

藏源《寻雀记》

对不起我真的不会取名了(死目),又给自己挖了个坑,明明追捕还没写完刚写了一章

我不管,脑洞就像放屁,来了根本就忍不住(?????

日常瞎扯,好了,看下面


“快走,半藏。”

“不,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的。”

“可若不这样,你我二人都难逃一死,兄长,我是个半机械人,就算受了伤也可以修好的,但你不一样,快走吧。”

“你不是,你同它们不一样……”

——你是我的弟弟,我的源氏。

半藏猛地惊醒,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竟伏在桌上睡着了,他抬头看了看时间,然后揉了揉略有些酸痛的肩膀,直起腰。

黎明时分的空气尚且带着一丝凉意,于是他穿上了一旁的...

 

藏源《追捕》

打算作死开个长篇,黑道大佬藏x新手警官源,不管怎么想都能来一发无证驾驶,好吃的话就继续写下去啦。

以及喝了瓶酒结果第二天早上发现躺在任务目标床上怎么办,在线等,很急。

后期就是源氏各种被半藏耍的团团转,最后还是被吃的死死的那样(

我还是别废话了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1

半藏接过调酒师手中的酒杯,透过玻璃,不出意外地瞥到了不远处的身影。

“怎么总是派一些没什么水准的人来,连最基本的隐...

 

藏源《灵雀终将飞远》

我感觉,结尾,应该算甜回来了!(强行)

请用评论奶我!!!


》》灵雀执意要飞远,怎么留也留不住。

1

最后拉满弓放出一箭,目视其迅疾如风般狠狠地击入靶心,半藏理了理皱起来的衣服,将弓放到一旁,打算去议事厅同父亲一起料理家中事务,也当是锻炼自己的能力。

原本计划好的行程,在路过源氏门前时临时取消了,原因是他听见门内传来轻微的抽泣声。

“源氏?你在里面吗?”他轻轻地敲了敲门,半天没得到回应,便直接推了门进去。

他看见他的雀儿用被子蒙着头,缩成一团,先是小声地流着眼泪抽噎着,听到门响,索性直接“哇”地哭了起来。

半藏有些不知所措地走上前...

2016-10-29  | 23 6  |     |  #守望先锋 #藏源
 

#大当家藏x二当家源#

cp说想看这样的设定,于是拖了好几天我终于赶了出来,还是有什么建议和想法请评论或私信我😭以及为什么吞我排版啊
——————
“家主大人,我们已经掌握了叛党的据点,请问何时行动?” 年轻的家主接过密探手中的地图,转头看向正把玩着洋葱小鱿的青年:“源,你说说看。” 

青年抬头扫了一眼地图,然后满不在乎地笑起来:“兄长什么时候变得连这样的问题都要过问我的意见了?既然已经掌握了情报,那何不今晚就把这件事情处理了,免得让到口的猎物溜走。” 

家主皱皱眉头:“源氏,我说了多少次,要用敬称。” 

“是是是,半藏大人。”源氏似乎很享受激怒他这个永远都是一副严肃表情的兄长。...

 

#藏源#《目失症》

昨晚一口气写完之后感觉有些烂尾x所以我想问问你们要不要我再加个甜出屎的后续啊(躲),以及希望看完能随口评论两句quq建议也好感受也好都可以的
#藏源#
《目失症》
岛田源氏觉得不对劲的时候,他的视力已经在急剧下降了。起初他以为自己只是太累了,也许应该少去游戏厅,但是慢慢的,他感觉自己几乎什么都看不清楚了,除了一个人,他的兄长岛田半藏。
作为一名武士,近视什么的可以说是奇耻大辱,因此源氏并没有告诉任何人这件事。直到某天晚上他睁开眼,黑暗笼罩着他的眼睛,甚至连星星点点的亮光都没有。源氏凭记忆磕磕绊绊地摸索到半藏的房间,推门而入,在看到熟悉的身影时跌跌撞撞地扑向对方。
“兄长,我害怕......”
半藏看...

 

最终还是写了这个梗的藏源,目前还没写完,先把不怎么虐的地方放上来
#藏源#
《目失症》
岛田源氏觉得不对劲的时候,他的视力已经在急剧下降了。起初他以为自己只是太累了,也许应该少去游戏厅,但是慢慢的,他感觉自己几乎什么都看不清楚了,除了一个人,他的兄长岛田半藏。
作为一名武士,近视什么的可以说是奇耻大辱,因此源氏并没有告诉任何人这件事。直到某天晚上他睁开眼,黑暗笼罩着他的眼睛,甚至连星星点点的亮光都没有。源氏凭记忆磕磕绊绊地摸索到半藏的房间,推门而入,在看到熟悉的身影时跌跌撞撞地扑向对方。
“兄长,我害怕......”
半藏看着自己怀里这个似乎永远长不大的弟弟,伸手拭去他脸上的泪水。
“没关系的,源,我在。...

 

© 将死之时掩以水门汀 | Powered by LOFTER